•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 http://china-pinene.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VAGAA亚洲亚洲色爽免影院

    杨宗翰 53090万字 96891人读过 连载

    虎力大仙被这么一提醒,吓得额头上出了一脑门的汗,这个他还真的没有想到,不过想着也是,如果这个是真的话那可就太可怕了。

    “哎呀师弟啊,还得是你提醒,你这要是不说的话,我还真的忘了这回事了,那好,我听你的,你说咱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羊力大仙其实也不知道他们应该怎么办,毕竟现在这种情况他脑子里面也有点儿乱,只不过是相对于虎力大仙来说要清醒一点儿罢了。

    刚刚才跟那个怪物手中逃出,又遇到了那个怪物的主人。<p>再加上这其中还跟太上老君有着关联,叫他说什么他也是不敢轻举妄动的。

    “这样吧师兄,咱们先回去吧。”羊力大仙提议道,“反正咱们什么也没有做,这个老道士虽然也跟着太上老君有关系,但太上老君要处理的事情有那么多肯定算不到咱俩的头上,咱们不然还是先回去再说。”

    虎力大仙一想,现在好像确实是什么也做不了,除了回去没有任何其他的办法了。

    “那行吧师弟,师兄听你的,你虽然灵力没有我强大,但是脑子灵光,有时候空有一身的法力不行,还得是靠脑子。”

    这话他说的是真心话,他现在还有些后怕呢。<p>两妖于是又重新回到了车迟国。

    回到宫殿里面,他们向国王复命,说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

    国王听了也十分动容,“啊,那个怪物竟然是那么厉害的吗?连鹿力大仙也身陨了,那那个怪物是如何被你们给消灭的呢?”“啊,是这样的,虽然鹿力大仙身陨了,但是在他身陨前也用了自己浑身的力气去对付那个怪物,然后我和虎力大仙也赶紧紧随其后把那个怪物给消灭了。”

    羊力大仙说话不打草稿,硬生生地把这件事情给当做是他们的功劳。

    国王却深信不疑,因为他是知道他们的厉害的,所以不管他说了什么话他都十分相信。

    “那还真是辛苦你们了,既然鹿力大仙身死,我就给鹿力大仙准备一座衣冠冢,让鹿力大仙好生安息吧。”国王说道。<p>羊力大仙和虎力大仙也是一副深恶极痛的模样,感慨着这件事情。<p>“那就麻烦陛下了。”国王摆摆手,招了下人去处理那个大师的事情。

    羊力大仙和虎力大仙对视一眼,他们知道这件事情算是妥当了,至少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会叫他们给遇上了。

    国王刚刚召唤了下人去处理鹿力大仙的身后事,前殿突然有宦官来报。

    “陛下,那位逍遥道长请求要见陛下。”

    国王有些疑惑,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还是叫他进来了。

    张玄带着红孩儿和敖鸢走进了前殿,朝着国王行了鞠躬礼。

    “参见国王。”

    “逍遥道长有礼了,不过这会儿您过来是所为何事啊?”国王问。

    “是这样的,之前的时候我听说,好像在城外有个火系的怪物,他散发的热量叫我们整个车迟国都受到了影响,我虽然并没有亲眼看到,可也是感受到了那股热量。”张玄开口说道。

    国王点点头,这件事情倒是也不是什么秘密,“确实是有这事情,不过你请放心,不用害怕,这个怪物已经叫两位大仙给解决了。”张玄看着坐上的羊力大仙和虎力大仙,轻轻地‘咦’了一声,然后问:“怎么是两位大仙啊,那其中的那位鹿力大仙怎么不见他的身影呢?”

    “哦,是这样的,那位鹿力大仙,去降妖的时候不幸身陨,这件事情事发突然,我还没有来得及公布呢,到时候一定会让全国的老百姓为他祈福的。”国王说着,面容也带上了忧伤。

    “啊?”张玄一副很吃惊的样子,他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徒弟,然后冲着国王又行了一礼,然后冲着两妖道:“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还请陛下节哀,两位大仙节哀,这样的事情大家都不想的,还请两位大仙坚强能好好替鹿力大仙活着。”

    两妖对张玄和他的两个徒弟都有着敌意,不过他现在说的这个话倒是也没有什么可以挑错的地方,所以他们只是简单地跟他点了点头,倒是也没有说太多的话。<p>张玄于是又继续说道:“是这样的,我和我的徒弟正在皇宫里面打坐,感受到了这股热量后觉得奇怪,本来想去外面查探,谁知道还没有走到城外,这股热量突然就消失了,想来就是两位大仙把那个怪物给击倒了。”<p>国王思考了一下,觉得他说的时间什么的是对的上的。

    “想来逍遥道长你出去的时候两位大仙就已经把怪物给解决了。”国王说。

    “小道想的也是,不过我跟徒弟当时都已经走到了城外了,自然是要查探一番再走的,并且我们也看到了那边的痕迹,确实是火系的怪物会造成的场景,虽然狼藉一片,不过听说根本没有百姓受到伤害所以也是没怎么在意。”张玄继续说着。

    羊力大仙看着张玄,他觉得有些奇怪,问道:“那你进来的时候我们肯定已经解决完怪物准备回去了,那为什么我们没有遇到你呢?”

    “我们刚走出城外的时候那阵热量刚刚消失,想必两位大仙那会儿应该还没有回来吧,再加上怪物踪迹范围不小,出了城碰上的概率应该不会太大。”张玄解释道。

    这倒是真的,这会儿他和他师兄正想着要逃跑呢,于是也就没有再说什么话,静静地听着对面讲话。<p>“我们走了大概两个时辰多,天都要黑了,于是就准备离开,没想到突然听到了有人在呼救。”张玄继续说着。

    这话让羊力大仙和虎力大仙不自觉坐直了身体。难道,他碰到了那个老道士吗?只听对面继续说着,“我们就朝着那边走过去,看到了一个老道士躺在地上,他说他双腿酥软,站不起来了,叫我们把他给扶起来,我多嘴问了一句,他说是被吓得。”“这山林中无人经过,被吓到也没什么吧?”虎力大仙说道,“说不定是有野兽呢。”



    最新章节: 第521章 南海圣地

    更新时间: 2022-05-26 12:25:32

    VAGAA亚洲亚洲色爽免影院最新章节列表
    第568章 壮志少年守仙楼
    第567章 购丹请求
    第566章 第一百零四章 暴起
    第565章 金丹再聚
    第564章 风生水起
    第563章 出师两表奉臣忠
    第562章 此消彼长追月由来
    第561章 宗主的威胁
    第560章 老祖你坑死我了
    VAGAA亚洲亚洲色爽免影院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巧遇仇敌
    第2章 家人和徐青的过往
    第3章 再战帝俊,东皇太一
    第4章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第5章 孙悟空的迷惑
    第6章 抱抱~
    第7章 静念
    第8章 这辈份从那论的
    第9章 名气
    第10章 通脉丹
    第11章 董天乐来讯和各自情况
    第12章 游走星海
    第13章 海边日出
    第14章 幽灵猫族
    第15章 飞剑(伪)
    第16章 凤凰星凤凰宫心魔与外魔
    第17章 一腔热血上了头
    第18章 皆为苍生
    第19章 成为炼丹师
    第20章 一刀毙命
    点击查看 中间隐藏的 34438 章节
    第549章 你跟射声王什么关系啊(加更十九)
    第550章 究竟是谁伤我孙儿
    第551章 凤凰涅槃
    第552章 沐痕认输
    第553章 平等王
    第554章 该下哪一种药呢
    第555章 入圣后裔照杀不误
    第556章 长空你死的好惨啊
    第557章 兜率盗宝
    第558章 开窍六脉长春无踪
    第559章 行咒(三更)
    第560章 除暴安良
    第561章 谋国之策
    第562章 四人行
    第563章 完全疯了的人
    第564章 至人位巅峰
    第565章 武神一战
    第566章 破罐破摔
    第567章 阴司鬼神
    第568章 变化【三章送上求订阅】
    穿越魔幻相关阅读 More+

    红酒与蟹黄包

    杨美君

    更新最快8√上{‘

    哒哒哒!

    而就在这一刻,一道身影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p>呼呼!看着来人,灵溪、林剑、尹晟等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而华云清也是如此。

    唯有那高台之上的古乾等人身躯猛然一颤,他们眼神中都夹杂着一丝不安。

    林焱,竟然还活着?

    这怎么可能?<p>那可是子升出手,一位手持圣器而且凝聚玄丹的修炼者,更何况子升还拥有着强悍的魂力。

    难道这般力量,依旧不足以将林焱斩杀吗?

    难道自己低估了那少年?

    此时古乾更是神色一凝,而后看向身边的人道:“看来此子远比我们想象之中强大,如今他怕是有所防备,不过等我横扫了云吞帝国炼丹师界,在离开这帝国之前,我会亲自出手,将其斩杀。”

    听到这般,古乾身边的人顿时点了点头。

    他们知道,古乾真的将杀意展现而出了。

    哒哒哒!此时林焱走来,神色苍白,他体内已然受下重伤。

    咳!

    就在众人凝视下,林焱喉口一甜,而后直接咳出一口鲜血。<p>哗啦---

    这一刻,所有人愕然,盯着林焱,眼眸内带着惊诧疑惑之色。

    “怎么回事?”华云清也面色大变。

    在他眼中,林焱是云吞帝国最大的底牌,是胜古真最大的利器,如今,林焱居然受伤了?

    而且看着林焱那神色,华云清顿时明白,这并非是寻常伤势,而是重伤。

    林焱好端端的,在那炼丹师工会之中,为何会重伤?“难道古乾出手了?”此时华云清魂力展现,横扫四方,将这广场都是笼罩,但很可惜,却是根本没有感受到古乾的气息。<p>“林焱受伤,这下子倒是有好戏看了。”云蚺盯着这般,脸色之上浮现出一道喜悦之色。

    “看样子是重伤无疑,他的气息都极为紊乱,而且从那血液颜色极深,怕是伤到了五脏六腑。如此之下,纵然林焱炼丹术超然,如今也难以展现出十之三四,更何况他炼丹术并非那般强大。”云哲也是冷笑一声。

    呼呼---<p>一时间皇族中的其他修炼者,也都是松了一口气。

    他们相信,此时的林焱,对于云梦柔已然造不成任何的威胁。纵使云梦柔盯着林焱,也是摇了摇头,眼角都流露出深深的不屑。“林焱,你---还是退场休息吧!”此时华云清有些不忍,身为帝国第一炼丹师,他极为清楚炼制丹药需要极佳的状态。

    如林焱这般,若是强行炼制,非但会使得丹药受损,更能够损伤炼丹师本人的根基。

    甚至会使得炼丹师的肉身和魂魄都受到极大的重创。

    这些年来,不知多少炼丹师,都是因此而被废,终其一生再无法炼制丹药。

    “决赛刚刚开始,我林焱怎会离开?”此时林焱开口,嘴角都溢出了鲜血。

    这也使得不少人讶然,甚至一些人眼眸内有着一丝敬意。

    唉!华云清一叹,他看出了林焱眼眸内的坚决,便不再劝说。

    “原本便未曾将你当成对手,如今看来,你更不是我的对手。”古真看了林焱一眼,心中冷嗤一声道。

    此时,杨骞便是站了起来,与沐颜一同宣布这比赛的规则。

    “去查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我要知道是谁伤了林焱。”在宣读规则之时,华云清面色铁青,看着身边的一位执事轻声开口道。

    虽然声音很轻,但却让那位执事惊讶万分。

    那执事能够从华云清话语中听出他的怒意,是以这执事也不敢有着一秒钟的停留,直接离开,去往那炼丹师工会而去。

    此刻,华云清盯着林焱,心中再度一叹,眼眸内都有着一丝敬畏之色。<p>他---虽然身为炼丹师工会会长,云吞帝国第一炼丹师!

    但依旧敬畏眼前的少年。<p>只不过他也清楚,林焱已然如此,接下来决赛,怕是无法夺冠,甚至前五都极为困难。

    那魂灵血海,林焱怕是没资格进去了吧?

    华云清早已抱着必死决心,他想要为云吞帝国留下几颗好苗子,林焱无疑是最重要的那一位。<p>但如今,却是如此!

    “希望是古乾等人所为,若是云蚺等人所做,哼---”华云清盯着云蚺等人,眼眸杀意更盛。<p>虽然华云清一直低调,从未听说他多么凶狠残暴,更没听闻他势力多么强大。

    但任谁都不会忽视一位帝国第一炼丹师的势力。

    “若真那般,在我死之前,我会竭力将林焱保下来,既然皇族不仁,那这皇族也终归该换一换了。”华云清暗道。

    而后他便是再度看向那广场,此时沐颜、杨骞已经将规则宣读完毕。

    这规则,极为简单。

    决赛之战,谁炼制的丹药品级最好,便谁取胜。

    但每个人只有三次炼制丹药的机会,三次都未曾成功,便会直接被淘汰。当这规则宣读完毕,华云清便是拿出一块散发着白色光芒的玉佩。<p>嗡!

    而后他出手,那白色光芒闪耀,刹那间一株株药材便是展现而出,落在那石台之上,直接堆积的如山一般。<p>嘶!

    看着这般,上百万修炼者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甚至他们在高台之上,都是能够感受到那药材的勃勃生机与浓郁灵力。

    “炼丹师工会,好大的手笔,单单是这般多的药材,整个帝国,怕也只有他们能够拿得出吧。”

    “有人统计过,倘若真的给势力排名,皇族自然强大,但炼丹师工会、符师工会以及剑虎坊市、血灵门都极为强大,甚至比凌轩所在的凌家都要强悍。只不过炼丹师工会、符师工会毕竟是工会性质,而剑虎坊市与世无争只做生意,那血灵门早已独立,虽然在帝国内,却号称并非帝国之门派。”不少人开口道。

    “这些药材,种类虽然繁多,但仍旧有着一些常见的灵药没有,所以你们也并非所有的丹药都能够炼制,只能够根据这里提供的药材炼制,这也算是对你们的一种考验,防止那些专门靠炼制一门丹药而取胜之人,接下来,你们便来领取药材吧。”华云清开口。

    话语落下,所有参赛炼丹师便是向着此地而来,而后领取药材。<p>唯有林焱,却是盘膝坐在属于自己的地方,身体纹丝不动,仿佛外界一切与之无关,不断的修炼着《轮回》功法。与子升的战斗还好,但与旬九州的那场战斗,实在是让林焱受下极重的伤势。

    此时的他,想要参加这大赛,就必须快速的恢复实力。<p>毕竟这一场大赛,林焱可不想输给任何人!

    一如林焱曾经所言,这冠军,他拿定了!

    被反派缠上的日日夜夜

    卢晴德

    石之轩的眼里闪过几分痛苦而阴冷的神情,似乎是想到了过往的一些事,最终那些神情都化作了一种淡漠。

    “恐怕世上的所有人都不会想到帝师居然有如此的伟力,我想不管是魔门,还是佛门,都将要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代价。而魔门与佛门对待帝师的手段会不相同。

    帝师你只需要继续这样下去,慈航静斋就会将自己的圣女洗白白送过来。”

    石之轩的神情里,充斥着一种鄙夷,同时那种冷漠的情绪,自他周身散发而出。

    “慈航静斋的圣女,会被洗白白送过来?”

    苏离的神情悠悠,如今这一代的慈航静斋圣女名叫师妃暄,苏离虽然还未见过,但想必一定是个无比美丽的女子。

    “慈航静斋这所谓的名门正道,其实就是最垃圾最无耻的卖身的地方,枉她们还把自己包裹成世上最高贵的圣女,圣洁?高贵?只有那些跪舔她们的,才能觉得她们仿佛高贵的仙子,但是当你危害天下的“安危”,而她们又无可奈何的时候,只会将自己洗干净送过来,美其名曰:以身饲魔。”

    石之轩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整个人的神情状若疯魔,更是有一种咬牙切齿的恨意。

    “所谓的高贵都是牌坊,全看你的武功如何,他们好出价钱,如果我没有算错的话,慈航鸡斋这些老东西已经去找宁道奇了,如果帝师你能抗得过宁道奇这一个慈航静斋的打手攻击,往后你就能看到慈航静斋的圣女自己洗干净了,送上门来。”

    石之轩的神情渐渐变得奇怪,最终又平静了下来。“宁道奇他这一个所谓的宗师,也不会是帝师你的对手,帝师你将成为正道人物中最大的魔头,这一代慈航静斋的圣女注定是要到帝师你这里来,以身饲魔了。”

    “以身饲魔,慈航静斋。”

    苏离想起这一个世界过往岁月里发生的事,这显然有极大的可能,因为眼前的邪王曾经就被以身饲魔,上一代的慈航静斋圣女碧秀心便被送到了石之轩面前。

    发生了许多的故事之后,石之轩与碧秀心有了一个女儿石青璇,但最终,碧秀心身死,而石之轩也因为碧秀心之死,精神分裂产生双重人格,时而为杀人不眨眼的绝代高手,时而为愁怀满襟的骚人墨客与慈父。

    魔门才情出众,最有可能将整个魔门统一的石之轩,就这么荒废了许多年。

    所谓的慈航静斋,以一个碧秀心以身饲魔,耽误了这个大魔头许多岁月,重又保持自己在江湖的无上地位。

    苏离离开了裴府,不去想慈航静斋的事。一个师妃暄,绝不可能留住他的脚步。<p>他往了隋帝杨广的行宫而去,进一步修行从石之轩这里得来的不死印法。

    不死印法从石之轩的手里使出来,无法抵挡住苏离的强大力量,但是这门功法,就像是张三丰创立的太极,又像是明教的乾坤大挪移,本身蕴含着一种道韵。

    虽然微小,却在能修行的过程中不断提升它的威能,甚至境界提升,也能借着这种道韵领悟更深层的法则。

    如阴阳,如生死。

    不死印法,蕴含诸多东西,是才情出众的石之轩的绝学。

    在一个名叫长生界的世界,石之轩甚至以这样的绝学,成就了极高的地位,到了半祖的境界。<p>邪王石之轩,在那一个世界飞升至长生界后,开创大派,门下弟子皆学不死魔功和碎魔种神,不死魔功中的绝功神魔不灭印和不死天翼更是长生界最负盛名的天功之一,使不死门一派名震天下。

    “我的力量因着不死印法的洗涤,居然再一次的增加。”

    苏离整个人打出一套拳法,身影在虚空中留下漫天残影,而当苏离轰隆一拳轰出,他很是欢喜的发现自己的力量又有所增加。

    到了现在,足足七马之力。

    与此同时,就在这一刻,杨广所在的皇宫之中,也传来一阵阵的气劲轰鸣之声。苏离稍微感知过去,就发现隋帝杨广这一个先前的普通人,此时的修为也有了提升。周遭的天地元气,都随着杨广的一呼一吸,进入到他的体内,这一刻,杨广体内的小环境与整个外界的大环境发生了联系,似乎成了相互连通的一个整体。

    他居然真的领悟长生诀,得到了一些奥秘。“破!”

    气劲鼓荡,将关闭的大门撕裂开,杨广整个人龙行虎步,走了过来。他的眼中,精光四射,那一双眸子,足以让许多人看一眼便为之胆寒。

    “陛下的修为倒是提升了,陛下果然领悟了长生诀。”

    苏离神情悠悠,开口言道。<p>“这还要多谢帝师,正是帝师说朕得了和氏璧,气运浓厚,朕一心修行,果真有所突破。”

    杨广哈哈大笑之间,将全身的气劲一收,整个人重新回到了先前的模样。

    但是苏离以神变的境界,可以看得清楚杨广身心此时所处的状态。

    内外环境一体,隋帝可以利用的能量变得极多,而那许多的天地元气,如饥似渴,进入到杨广的肉身之中,滋润着他的身躯。

    这一会的功夫,杨广的修为已经突飞猛进,且如今无论他做什么,只要与大天地的联系依旧,他就会源源不断的强大起来。

    “陛下要是以这样的状态修行,要不了多久,就能成为江湖上的大高手了。”

    苏离有些感慨。

    长生诀不愧是这个世界的奇书,杨广得了一点,就能突飞猛进。而寇仲与徐子陵得了一点,也突飞猛进。

    这一个神奇功法,是可以创出一些高手的,只可惜对人的天资与运气,要求高了些。

    “帝师才是真正的高手。”

    杨广脸上显现出感慨的神情来。

    以往修为弱小的时候,他无法看出帝师究竟有多强,他只知道帝师有那柄仙剑,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但是现在他的修为一提升,再一次感受到了帝师的可怕。

    帝师的气血,磅礴恐怖,整个人不动则已,一动随时都能发出致命一击!<p>没有人可以抵抗。

    “谁要是和帝师过不去,那就死定了。”

    杨广神情悠悠。

    极品小农民系统

    陈俊燕

    不得不说元始天尊这样的人心机太深沉了,对于别人的话第一个印象便是怀疑,生怕自己被人给算计了,所以在他听到太上老君的这番话时,第一个念头便是在怀疑太上老君有险恶的用心,在故意诱导自己往坏处去想!

    太上老君淡然看了元始天尊一尊说道:“别说是你看不出来刑天受伤了,就算是为兄我也是在大战结束之后方才慢慢有所察觉,若是刑天他肯再慢走一步,那我也不敢想象他身受重伤,不敢想象以昊天那不堪一击的身手能够伤得了刑天这个疯子!”

    太上老君如此淡然的表情让元始天尊的心中不由又有些犹豫起来,从太上老君的话语之中,他感受不到半点的虚假,可是他实在很难相信刑天那样恐怖的身手会被昊天那样一个不堪一击的家伙给重伤,而且还伤及了灵魂,这实在是太不可思意了!

    元始天尊苦笑道:“大师兄不是我不愿意相信你的话,而是这个消息太惊人了,我实在不敢相信刑天那混蛋会不顾自己的生死而选择冒险,我不认为他会为了领悟时间法则而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他走的道路是以力证道,追求的是肉身大成!”<p>太上老君长叹一声说道:“你不相信。为兄又何尚愿意相信这一点,可是刑天这个疯子偏偏就这么做了,而且还让他成功了,我也不明白他为何要如此拼命,如此疯狂地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值得吗?”<p>在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的眼中自然是不值得,可是他们不是刑天,而在刑天的心中这是非常值得地,为了能够成就永恒。刑天可以付出一切代价,更何况刑天有着诸多的底牌,他相信只要自己的性命无忧,那一切都不成问题,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只要能够斩断与巫族最后的那丝因果,一切都是值得地。

    元始天尊叹道:“大师兄。那我们就这么等下去不成,若是再这样等下去,我们与巫族之间的差距将会越拉越大,巫族那群疯子可是天生比我们要有更多的优势!”<p>太上老君沉声说道:“我们不等下去,难不成还能打上门去,逼刑天告诉我们宝星的秘密不成。或者你还想去找鸿钧道祖询问宝星的秘密不成?”打上太阴星,逼刑天说出宝星的秘密,只要不是疯子那没有人会这么做,先不说能不能成功,就是以刑天那有仇必报的个性也没有人敢去这么做。至于向鸿钧道祖询问宝星之秘,只要不是傻子也不会有人这么做。先前他们已经被鸿钧道祖给狠狠地坑了一次,已经让他们痛到骨子里,谁也不会再傻的自动送上门让人坑!<p>等!太上老君能够等得起,通天教主更是能够等得起,可是元始天尊等不起,他那门下弟子闹得实在是太厉害了,元始末在尊有心要将那些混蛋给驱逐出门墙,可是一想宝星之中是以人多力量大为重,他又下不了这样的狠心!

    为难,元始天尊不由地为难起来,一时间是坐立不安,不知该如何是好。

    看到元始天尊那急躁的样子时,太上老君不由长叹一声说道:“元始师弟,虽然在宝星之中是人多力量大,但是你也不能太由着门下弟子的性子胡来了,广成子是你的大弟子不假,可是他的管理能力还是有很大的差距,这一次的人皇之争,若不是他太无能,又怎么会引发这么大的危机,好处没有得到多少,反而让天庭在人族之中站稳了脚步,而我们却偏偏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听到太上老君之言,元始天尊不由地皱起了眉头,他自然能够听得出来太上老君言语之中对广成子的不满,可是要让元始天尊惩罚广成子,他又心有不忍,毕竟在诸多弟子之中广成子的性格与元始天尊最相近!看到元始天尊沉默不语,太上老君不由摇了摇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他最多只是给元始天尊提一个醒,至于元始天尊要怎么做,那是他自己的事情,太上老君并不想去干涉,而且太上老君也不仅仅只有阐教一个选择来教化人族,实在不行还有截教!

    当然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太上老君是不会把教化人族的机会交到截教的手上,截教那万仙来朝的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让太上老君都不得不忌惮的地步,更何况又有了宝星那疯狂的利益,更是让截教锦上添花!

    过了片刻元始天尊还是忍不住了,开口说道:“大师兄,你看我们能不能找女娲师妹还有准提、接引他们一起去与刑天一谈,若是我们一起……”

    还没有等元始天尊把话说完,太上老君则是皱起了眉头说道:“元始师弟,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忘记了我们与女娲之间的因果了吗,你以为我们放下姿态就能够得到女娲的认同吗,你太小看女娲了!”

    元始天尊又何尚不知道这一点,可是他却没得选择,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利益从自己的眼前流逝,每多拖一刻,他的心就在滴血,宝星之中的利益让他无法放弃,而且他更加担心玄冥祖巫所带领的巫族会更加强大,这一次他可是把巫族给得罪死了,若是玄冥祖巫所带领的巫族强大得太多,那么日后在宝星之中阐教将会彻底被压制住,很难在宝星之中有所作为。这是元始天尊所不愿意看到的。听到太上老君这拒绝之言时,元始天尊的脸色也是为之一变。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大师兄,你是无所谓,你不在意巫族的发展,毕竟你是人教教主享人族大气运,可是这一次的人皇之战,我阐教已经与巫族撕破了脸皮,若是不能够追赶上巫族的步伐,那么阐教日后必会被巫族从宝星之中排斥出去。所以无论再怎么困难,我都必须要一试,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不会放弃的!”

    元始天尊的这番话一出,太上老君的脸色也是为之一变,以太上老君的智慧自然能够听得出元始天尊这番话中的意思,若是太上老君不愿意相助。那么阐教将会与人族分道扬镳,去追求自己的目标。

    对于元始天尊这种逼宫之举,太上老君十分痛恨,可是偏偏他却不能发火,因为太上老君很清楚元始天尊这并非是在威胁他,而是心中所想的实情!

    太上老君长叹一声说道:“也罢。元始师弟既然你非要如此坚持,那为兄便陪你走上一趟,不过我们先要努说通天师弟,若是能够得到通天师弟的相助,那我们有多上一分把握!”

    元始天尊又何尚不想去劝说通天教主支持自己的提意。只不过阐教与截教弟子之间有着太多的矛盾,而且两教的教主也是相反。这种种的原因让元始天尊不愿意向通天教主低头,不过现在有太上老君出面,他自然也十分高兴地接受了。元始天尊连忙说道:“多谢大师兄,有你出面,通天师弟自然不会拒绝,而且这也不是为了我们自己,一旦成功对于通天师弟来说也是天大的好事,毕竟多了解一点宝星的信息,那我们下一次进入其中便多一份收获,少一分危险!”

    其实在洪荒天地之中,谁不想从刑天的口中知道更多的死亡战场的信息,只不过他们都不愿意当那出头鸟,都想坐收渔翁之利,等别人去碰壁罢了。可以说只要三清能够齐心,那么无论是女娲娘娘也好,还是西方二圣也罢,他们都不会拒绝元始天尊的提意,因为那也是他们所急需要知道的事情。

    在元始天尊与太上老君相商之时,太阴星之中的刑天则是在全力地修复自身,首先他要修复的是肉身,对于肉身的恢复来说,以刑天的实力那是再简单不过了,在他那武道霸体的疯狂运转之下,旺盛的血气在迅速地滋补着他的肉身,那受损的肉身飞快地恢复着。

    破而后立,被玉皇大帝所斩伤之后,刑天的肉身虽然不能说是完全崩溃,却也是受到了不小的损伤,也算得上是被破,毕竟他的头颅可是被玉皇大帝一剑给斩落,头颅被斩对于肉身而言那是有着严重的损伤,若不是刑天有内世界的存在,有那强大的世界之力,他想要恢复肉身的力量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需要庞大的天材地宝才能够做到。

    在世界的相助之下,刑天的肉身终于恢复了,可惜的是这一次刑天想要借机再突破却没有成功,对于别人来说斩落头颅的伤害很大,完全可以行那破而后立之举,可是对刑天来说却行不通,那伤害还是有点低。

    不过,刑天也不是没有收获,在他肉身的恢复之时,刑天感受到了灵魂的一丝变化,他那庞大的精神力量有了一丝转变,没有了巫族的因果之下,刑天竟然借着时间法则之力悟出了身外化身神通,能够修炼出一道拥有自我意识的化身来!对于三清他们来说一尊身外化身算不了什么,毕竟他们都是圣人,都斩出过三尸,以三尸之能要比身外化身要强上许多,这等神通并不值得重视,可是对于刑天来说,能够修炼出一尊身外化身,那可是天大的喜事,有这么一尊身外化身,他就多了一条命,也会更加自由,能够兼顾死亡战场与洪荒天地两方面!

    同样在明悟出这样的神通之后,也让刑天更加相信自己的推断,自己之所以一直没有能够修炼出元神来,并非是自身的血脉问题,而是他与巫族之间的因果关系,没有了与巫族的因果,自身再也不会受到压制,修炼成元神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元神,对于刑天来说若是能够修炼出元神来,那他的实力将会发生惊人的转变,那时他再也用不着顾及太多,他的武道将会更进一步,元神可以完全相助他更快地完善起武道之路,能够让他有更加强大的自保之力,更重要的是有了元神,刑天也用不着担心被人给算计!

    有福运也要奋斗[六零]

    陈家伟

    戌甲立刻谢过赵钿子,之后又特意谢了潘蜀椒。赵钿子向潘蜀椒交代些许话语,便独自离开了研药厅。潘蜀椒领着戌甲来到药炉旁,说道:“既然师傅已允许,那我就开始教你基本的炼药手法,最近这一段时日,学习如何炼制药胚。”

    所谓的药胚,戌甲早已在药房的书册中读到过。一般来说,将药材投入炉中,而后以各种工序及手法炼制,最后成药开炉。如此一气呵成,则药性最为完整,成药品相亦最佳。但如果对于炼药之人而言,药方的工序太多,或者手法要求太高,而无法一次成药。这时,就可先将各味药材炼制成半成品,待准备妥当之后,再继续炼制半成品直至成药,这炼制的半成品就叫药胚。以药胚炼成的药,其品相多半劣于一次成药,但这种方法能显著地降低炼制的门槛,对于那些品相要求不太苛刻的药来说,能极大地增加成药产量,因此这种方法在多本药书中均有专门的章节详述。

    潘蜀椒取出一个小罐,罐中装着灵米,而后告诉戌甲下面开始炼制米糊。这米糊五行均,寒热平,一般只用来封住药材中的灵气,而后塑成药形。根据用量不同,可不同程度的稀释药性,以供服食者调配。凡丹丸形制的药都要用到,所以炼制米糊是炼药基础中的基础。揭开炉顶,抓出一把灵米均匀撒在炉内,并倒入少许水,然后盖上炉顶。潘蜀椒双手散出浅绿色的灵气,一手贴住药炉,一手催燃炉火。待炉火稳定后,催燃之手移开,只以一手探查炉内。这时,潘蜀椒说道:“务必先将灵气附着于药炉,确定炉内状况可探时,再行催燃炉火。炉火初燃时,以手缓注灵气,须待其稳定之后,方可将手撤开。”

    小半刻之后,潘蜀椒关闭炉火并收回双手,静待药炉降温。之后,揭开药顶,提起炉瓮,将炼制的米糊倒入盘中。原本一粒一粒淡黄的灵米,这时已经变成乳白色粘稠之物,与药书中所描述的一致。看着米糊,戌甲<p>(本章未完,请翻页)

    想到了一个问题,便向潘蜀椒问道:“以何为根据来判断炉火是否过旺或不旺?”

    潘蜀椒回答道:“不错的问题。药材为炉火炼制之时,内中灵气会蒸腾上浮。灵气升腾不冲至炉顶便不算过旺,灵气浮层不低于半炉便不算不旺。只是实际炼药之时,常会揭顶加料取料,因此一般以炉瓮三分之二为标,加料之前提前减小炉火,取料之后立即增大炉火。好了,你且来试着炼制一次。”

    戌甲便照着刚才的步骤,放米加水,盖上炉顶。伸出左手贴于药炉一侧,慢慢渗出灵气附着于炉面。待附着完毕,伸出右手催燃炉火。戌甲灵根主火,虽为本水压制,催火之力犹强。戌甲比照着潘蜀椒渗出灵气,炉火便勃然燃起,弄得一时无措,将灵气来回减增了半天才稳住炉火。这也是为什么药房弟子灵气多主木的原因,火得木生,燃而不炽。温火可炼药,猛火可就会毁药了。

    因是第一次,心下没多大把握,戌甲便将炉内灵气炼至半瓮高处,索性多炼一会儿。大约多用去了三分之一的时间后,戌甲熄掉炉火,撤回双手。静等了片刻后,将瓮中的米糊倒出。潘蜀椒看了看倒出的米糊,说道:“还算稠密均匀,说明炼制大体合格。但是颜色略微泛灰,应是催火之时炉火过旺,使得少量灵米过炼。你灵气主火,故催火时更应小心。在未熟练以前,最好先借微小灵气引火,再缓缓增大,宁可慢一点,切忌心急。罐子中还有些灵米,就留与你练习,用完了可来找我。”说完,潘蜀椒留下米罐就离开了研药房。戌甲拿起罐子,深吸了几口气,抓出一把灵米继续练习。按照潘蜀椒的叮嘱,戌甲这次只渗出很少灵气用以点火,而后慢慢催旺炉火,待自觉炉火稳定,已用去好一会儿的时间。接着,仍是以手探药,待炉中灵气腾落有序,便熄炉火。静待了片刻,倒出了米糊。这次炼出的米糊品相看着与潘蜀椒炼出的差不多,应当算是合格了。

    之后的几日,戌甲把精力主要放在了引火上。火再遇火,很容易爆裂,这是戌甲面对的棘手问题。催的火爆了,会影响成药的品相。每次都慢慢引火,又太浪费时间。就拿这炼制米糊来说,戌甲现在催三到四次火的时间就足够潘蜀椒炼制一次,实在太浪费。所以,米罐中的灵米几日下来没炼掉多少。潘蜀椒见戌甲好几日没去找他,还特意来问了一次,知道戌甲是刻意的在练习催火,也就没说什么。在药房呆了这么久,潘蜀椒也渐渐看出来,戌甲平日修习善坚持,且自有主张,虽然进境较慢,但极为扎实,很少犯错。

    又过了几日,于催火已经练得熟练。自手指渗出灵气,点燃时有一霎微小爆燃,然后逐渐增大,稳住炉火前后不到十息工夫。至于炼制米糊本身,难度倒是小得多,戌甲接连炼制了几炉,无论是成药的时间还是品相都与<p>(本章未完,请翻页)<p>那日潘蜀椒差不多。之前的那罐子灵米炼完,又讨要了一些,最后一把灵米炼制出炉时,潘蜀椒仔细检查了品相,然后告诉戌甲米糊已炼制得可以了,明日开始练习几味常用的药材。

    到了第二天,潘蜀椒拿来了两束药材,分别是辣茎与珠儿根。这两味药一热一寒,药性相反,好些方子中都有用到。潘蜀椒拿起一支辣茎,对戌甲说道:“米糊因是辅料,故是以旺火炼出米中原本灵气。但方子中真正起到药性的料就只能以文火慢慢炼制,使灵气蒸而不腾,最后用米糊封住。”

    将辣茎投入药炉,潘蜀椒一手探药,一手缓缓催起炉火。且炉火稳定之后,也没有急于将手撤走。辣茎投得并不多,可炼制的时间却不短。过了差不多小半个时辰,潘蜀椒拿出预先准备好的成药台,在药台上方的小碗中倒入米糊,然后将药台放入炉瓮中,合上药炉继续炼制。这药台实际就是三根支架举着一个小碗,小碗中的米糊缓缓吸收支架下面的药材炼制出来的灵气。这通常是成药、成胚之前的最后一步,可如果是完全用药胚来炼制,那就只需将各种药胚混合炼成一体就行,不必再用药台。

    又过了一会儿,熄掉炉火,静置药炉,从炉瓮中取出成药台。小碗中的米糊已凝固成块,颜色亮红。潘蜀椒取出两个小纱袋,袋上各贴有辣茎与珠儿根的名称,然后将刚才炼制好的药胚方如辣茎袋中。做完了前面的一切动作之后,对戌甲说道:“记下了我刚才的步骤没有?觉得记下了,就试着把另一束珠儿根炼成药胚。”

    戌甲便站到药炉前,闭眼回溯了一遍刚才的记忆,然后开始炼制珠儿根。毕竟不是炼制米糊那种辅料,到底还是谨慎一点为好。戌甲慢慢催起炉火,并时时探查炉内灵气的状况。待在炉瓮底部探到一层灵气,且不见明显增厚时,戌甲揭开炉顶,放入成药台。盖好药炉,然后稍稍催旺炉火,使底部的灵气升腾到上部。待探得灵气稀薄之后,取出成药台。只见小碗中的米糊也凝固成块,乳白颜色之间夹杂着晶莹透明的小碎点。

    看了看戌甲炼成的药胚,潘蜀椒点了点头,说道:“药胚的品相不错,收进纱袋中吧。你之前肯花时间打磨手法,现在才能如此顺利,以后也该这般坚持下去。”<p>收好了药胚,潘蜀椒指了指旁边一个两开小柜,对戌甲说道:“柜中有清洁工具,将今次炼制所用的器具清洁一遍。上次炼制的残料没有清除干净,就会影响下次炼制的好坏,所以这个习惯一定要养成。好了,今日就这样吧,后面几日我再选些常用药材与你炼制。”

    离开药房,回住处的路上,戌甲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这次炼制药胚学会得太过顺利了,与自己对困难的设想颇有差距。是自己预想的太过困难了呢?还是这炼制药胚本来就不算什么难的呢?(本章完)

    逆武丹尊

    林淑娟

    恐怕再上一个台阶,就可以成为无上宗师了!

    称赞完陆锋之后,方证和尚又在心中默默盘算起了陆锋的境界!

    对于武道一途,方证和尚要比常人了解的多!

    像岳不群他们这种武林中人,只知道先天之境有四个境界!

    但不知道,在先天之境之上,还有什么境界,毕竟这距离他们太过遥远了!

    可是方证和尚知道,在先天之上,就是传说中的破碎虚空之境。

    达到这种境界的人,也被人称之为无上大宗师!

    唉!<p>罢了!罢了!

    最初是方证和尚还准备留着令狐冲,他觉得以令狐冲的天赋,只要其好好修炼,早晚有一天能够超过陆锋。

    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利用令狐冲来与陆锋争锋!但方才他觉得令狐冲早晚会成为任我行的乘龙快婿,那以后还怎么利用令狐冲?

    于是乎,他对令狐冲也起了杀心!

    他还盘算好了,就算没了令狐冲,也可以用全派的上千个武僧,一同来与陆锋争锋!

    就算陆锋再强,他还能打得过少林派全派不成?

    但是此刻,方证和尚的心思却是转变了!

    在他看来,陆锋既然达到了先天巅峰的境界,就算他们整个少林派加在一起,也未必是人家的对手!

    这样一来,争锋还有什么意思?

    还不如选择暂时虚与委蛇!

    毕竟衡山派早晚都有衰落的一天!<p>而他们少林派绝不会衰落,一百年,一千年都不会衰落!

    陆锋就算赢,也只是赢在一时!

    而他们少林派则会赢在千秋万代!

    方证和尚越想,就越觉得兴奋,越想就越觉得,自己最初的判断是错误的!

    何必与陆锋想争锋?

    何必与衡山派争一个暂时的高下?<p>这完全没用!

    只要暂时忍耐上至多几十年,他们少林派,依旧是天下第一门派!

    方证和尚不可谓不聪明,他无论是对未来的选择,还是对陆锋的猜测,都证明了他出色的眼力!

    特别是他对于陆锋的境界判断,更是准确无比!

    不错,陆锋的实力的确已经达到了先天巅峰期!

    原本西门吹雪的境界,只是先天后期!

    但陆锋继承了西门吹雪的天赋,同样也继承了他的剑道能力。因此陆锋自己修炼起来,也非常的快!

    来到笑傲江湖世界的这些时间,他可没荒废自己。

    在两个月以前,他就已经达到了先天巅峰的境界。就连剑道能力,亦是增强了一些。<p>“向师侄不愧是我五岳剑派的第一人。”

    岳不群也一脸惊叹的称赞了陆锋一句。

    陆锋当初在华山时,一招击败风清扬的一幕,他是亲眼见到的。

    现在的他看的非常清楚,陆锋的实力,显然是更为强大了!

    “向掌门天下无敌……”

    “向掌门的武功,简直是惊天地泣鬼神……”

    “向掌门……”

    其他正道人士也从惊愕的状态中走了出来。

    紧跟着便也纷纷恭维起了陆锋!

    “诸位过奖了!”

    面对众人的恭维,陆锋只是微微一笑。<p>接着,他将目光看向了方证和尚,并说道:“方证大师,大魔头任我行等四人,现在已被向某人所重伤。

    不过,这里毕竟是你们少林派的地盘,向某人也不能越俎代庖,还是由方证大师来决定该如何处置他们吧。”“阿弥陀佛。”方证和尚念诵了一声佛号,道:“任我行此人,乃是魔教上一任的教主,可谓是罪大恶极,只有将其当场诛杀,才能洗清他的罪孽。向问天此人,阴险狡诈,先是辅佐任我行,前些年又辅佐东方不败,此人一惯助纣为孽,不杀也不足以平民愤,理应当诛。

    任盈盈此女,乃是任我行这个大魔头的女儿,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此女动不动就挖人眼睛,心肠端的是歹毒无比,最好也是诛杀掉,免得将来涂炭生灵!”

    说着,方证和尚的目光看向了令狐冲,注视了片刻,才说道:“唉!老衲终究是看错人了!

    老衲原本以为,这令狐冲是一位少年豪杰,将来会成为咱们正道门派的中流砥柱。

    没曾想,此人竟然勾结魔教的大魔头,一同来攻打我少林派,这种狼子野心之人,也应该诛杀!”

    若是放在往日,方证和尚为了维持自己的人设,肯定不会将事情做的这么绝!

    往日的话,他顶多会将任我行、向问天、任盈盈、令狐冲他们四个关押在少林派内!

    但今天少林派的损失,着实是有点大,方证和尚已是到了怒火中烧的地步!

    此刻,他的杀心很盛!自然不会放过任我行他们四个!

    “哈哈,方证和尚,你好狠的心……”

    听闻方证的言语之后,任我行哈哈大笑了起来。“阿弥陀佛!”方证和尚再一次念诵了一句佛号,并说道:“是任教主做的太绝了,我们佛门也有怒目金刚,理应斩杀掉你们这些个邪魔。”

    “呵呵!”

    任我行听后只是冷冷一笑,便不再言语了。

    而向问天倒是没说什么,只是一脸惨白的趴伏在地面之上,他们四个都已经无法站起了!

    并且,他也不是怕死之人!

    事情都已到了这一步,多说已无益,又何必再多费口舌?

    任盈盈和令狐冲也没有言语什么!

    此刻,他们两个正在默默的对视着!

    固然受伤严重,固然已难逃一死!

    但是二人的目光中,却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有着甜甜的光芒闪烁!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爱情的魔力吧!

    “就按方证大师说的办吧!”

    陆锋淡淡一笑,朝着张金鳌看了一眼。<p>张金鳌立时,便明白了陆锋的意思。

    他立刻站了出来,说道:“向掌门,这几个魔头就不劳您出手了,免得脏了您的手,就让我小张代为效劳吧。

    我小张早就想砍下任我行、向问天这两个大魔头的脑袋当球踢了。”<p>“好吧,既然张帮主愿意效劳,那就由张帮主出手吧!”陆锋微微一笑,立刻便将这次机会交给了张金鳌。

    其实,他本可以直接将任我行、向问天、任盈盈、令狐冲四人直接杀掉的!

    不过,这没必要,还不如给张金鳌一个扬名的机会!

    这样也能让他以后,更为死心塌地的为自己效力!<p>否则的话,你一直不给人家好处,凭什么让人家一心一意的为自己效劳……

    霍格沃茨的绿宝石

    王哲豪

    他打算怎么做?

    这厮悍然陈兵青海湖东侧,要在原西宁卫治所扩大青海卫都指挥使司的规模,以两万骑军兵锋直指兰州府、临洮府,随时下手掐断河西走廊。

    老将们集体骇然。

    这小子疯了?

    “不止是如此,小郎命各部落派出人马,在高原上东起西宁卫,西到蒲昌海,传檄诸部来降,我们出发时,新编第一营已在东面征服七个小部落,得骑军千八百;新编第二营南下,取山民数钱,得山地军三百,如今已开始训练。新编第三营、四营、五营合一卫,一路往西打到鸭儿山山口之下,又得部落数个,汇聚骑军八百人,如今正在轮流开辟鸭儿山山路,随时可在安定卫之后突袭嘉峪关口。”哈玛雅也觉心惊肉跳,“鸭儿山往东,小郎又设立一营,以当地山民、牧民为根本,以五行旗老卒为军官,选最善攀爬者一千,正日夜训练,只要嘉峪关有大军集结,他们可在山头上眺望关内,只需半日便可以绳索攀下悬崖去,庄克新奉命以烈火旗为‘侦察大队’,一旦发现朝廷大军辎重堆积,当即纵火烧掉。”

    朱副总兵大喝道:“好——大胆!”

    刘员外既怒又惊,但却不好说卫央错了。

    赵允伏微微沉吟半晌后,察觉到卫央的心思了。

    我不主动进攻,但我可以背刺。

    背刺,这是他教全军将士们学到的词。

    “朝廷大军若向嘉峪关集结时,这股生力军才会发挥作用,唔,是他的风格。主力呢?”赵允伏询问。哈玛雅振奋道:“主力大军在高原正整训,三日后开拔,到时,西宁卫留够两万人马,王府只需要调拨十多人的将校团队,这两万人马随时可扑下山掐断河西走廊,朝廷大军没法子上山,说有什么高原反应。”

    哈密大军大部分并不存在这问题。

    那么其余人呢?

    “剩余五万人,小郎要给鸭儿山留够三千,加上原本的数千人马,和安定卫足够威胁出关的朝廷大军了。其余四万余人,小郎命安定卫副将率领一万,昼夜兼程直扑叉失里,与郡主主力大军合同。余者随他直扑北庭,他的说法是,务必三路全歼外敌,一路胁迫朝廷大军退回大同府,以我们掌握的经济资源,彻底摧毁关中以西的地主经济体系,建立我们的规模农业与小农农业经济体系,以工业体系掌控关西。”哈玛雅脸色放着光。

    卫央所谓关西,可不是嘉峪关以西。

    巴音立即会同参谋部斟酌方案,将卫央的提议与镇戎军的原本计划融合之后立即拿出战略计划。

    一句话,哈密以东须忠顺王亲自去镇守,包括全歼鞑靼南下的大军,逼迫朝廷很有可能会出关的大军退回关东。哈密以西以郡主为将,卫央帅偏师北伐。

    “这样算下来,安定卫新得的大军,青海都指挥使司已全数移交给我们了?”赵允伏怒道,“这厮在担忧什么?怕老夫看他是个奸贼吗?”

    哈玛雅微笑道:“小郎说,王爷待他一百个信任,他自不会有疑。郡主与他约为青山松柏,他不会辜负。”

    这倒是真的。

    “这还好。”老头儿抄起大印道,“想跑他也要跑得了呢,即日起,给这厮再加一道身份……”

    “小郎建议先不必理会,他如今已是镇戎军的副将,再加些头衔,反而叫他恼火,不过,小郎说大军秘密下山之后,军中当挑选三千老卒,自伍长到守备,他要融入新编军。另外,他建议在战争后,要将老营新编军全数打破编制,重新编练。还有就是催要钱,他说,如今高原天寒地冻,不适合做别的事情,唯有先将青海湖的粗盐提纯成细盐,而后运往哈密提炼,此乃稳定新编军军心、以经济贯彻基层组织能力的重要手段之其一。而后便是修路,要让高原上的数十万民众动起来,每日有收成,天天数钱玩,然后才能踊跃支持我军。”哈玛雅伸手。

    要……

    多少?

    “源源不断,”哈玛雅透露,“这几日,小郎亲自考察湟水谷地,认定那里是种粮食的上好之地。此外,他命高原上一部分有种地经验的农民组成‘高原作物推广公社’,一面开辟新作物,一面种树种草保证什么‘三江源水土不再流失’,反正郑重其事的很。”

    当夜,武钢车装好火炮,少带些粮草,大张旗鼓地出城往吐鲁番而去。

    半路上一支千余人的队伍悄然离开,鸭儿山正是他们的目的。<p>三日之后,吐鲁番新筑城池里放出风声,军中开始考虑“按照额度供应粮食”之言。

    运粮队立即返回,哈密城也开始自诸卫调配粮草,次日运粮队再次出发。

    这天,正是腊月门。

    吐鲁番新城宽厚高大的城墙之上,赵副总兵拍着数门火炮笑得合不拢嘴。

    原吐鲁番汗前锋大军万夫长,如今的吐鲁番新城第一副将马守光小心擦拭着新发给他的铠甲,啃一点肉干,瞧着白雪茫茫的城外嘀咕:“这三国联军咋还不到呢?”

    这厮出了名的乌鸦嘴,他这么一说,卫央亲自收编的几个千夫长,如今的守备,曾经的百夫长,如今的百总,俱都握住了刀柄,若不是没有得军令呢,早奔赴各自的战斗岗位了。

    赵副总兵笑骂道:“敌军纵然来,也会先为我们的斥候军所发现,那里头可都是高手。敌军怎能瞒过他们呢。”

    话音刚落,一众守备百总一把捂住了眼睛。

    城北雪原上,黑压压一股骑军铺天盖地杀了过来。斥候们亡命狂奔,显然是敌军推进速度太快甚至来不及迅速回来汇报。<p>敌袭!

    “……”赵副总兵不知该如何评价马守光去。

    “没法子,从小就这样,盼什么来什么,这不,盼着当将军,不就当了将军么。”马守光贼笑,“既如此,末将愿出城迎敌,诸位不可与我相争啊。”<p>出城迎敌?

    “我有坚固的城池,有充足的粮草,谁与他们去野战?”赵副总兵道,“维持城中的秩序,必有心怀叵测之人想要反叛,我们解决好这些事情就行。”<p>那谁去杀敌?

    “放心罢,待敌军大败之时,我等倾巢而出,来都来了怎么能放跑他们呢。”赵副总兵信心十足。